网上赚钱揭秘

寻找币圈“始祖”:穿着美特斯邦威,游戏代练出身,如今身价上亿_网上赚钱揭秘

admin 2019-09-04 09:54 网游代练 0 评论

网游代练收入2017年,科技圈最火热的词,一定是“比特币”和“区块链”。

距比特币最初传入中国,其实只有短短7年。

7年前,一群穿着美特斯邦威的“游戏代练”们,意外地闯进了比特币的大门,在

数年间,他们的命运,随着比特币的价格,跌宕起伏。

如今,他们过半的人,已身价上亿,甚至有些人 已过百亿。

他们其中有极客、商人、布道者、甚至还有自行“封神者”。

而烤猫、南瓜张、长铗……有些名字轰动一时,随后隐去、消失,或再现。

我们试图寻找中国比特币的最早玩家,并记录他们留下的纷繁轨迹。

在这段暴富而跌宕的历史中,所有的人命运如一叶扁舟,飘向何方,永难知晓。

他们的故事,就是这个时代的最好注脚……

“直到现在,中国的矿老板们,应该还有至少一半是游戏代练出身。”

中国最早的比特币玩家,是一群怎样的人?对于这一问题,老卢给出了他的答

案。

时间拨回到2010年,中国最火的MMORPG网游还是《魔兽世界》。

在地下,存在一个庞大的“游戏代练”产业链,他们靠打装备、代练游戏等级而

赚钱。

“玩着游戏赚钱。”老卢说,这大概是最幸福的职业。

但很快,一个新的“游戏”引发了他们的注意,2010年年中,一个叫“比特

币”的玩意,不知从哪个渠道,突然传到了国内。

“只需要在电脑上安装一个软件,程序就自动运转,然后第二天就有币了。”老

卢说。

“我们白天打游戏装备,晚上开着电脑打币,赚双份的钱。”老卢说,以前主要

负责打游戏道具的“打金工作室”,现在有了两项工作:代练和打币。

最早大家在QQ群里买卖,一个比特币售价2到3块,平均一台电脑一个晚上可以赚

10来块。

可是,这群爱玩游戏、蓬头垢面的代练者,却成为中国最早一批比特币矿工。

他们也并不知道,这个只是晚上顺道挖挖的玩意,未来会掀起怎样的财富风暴。

为了运行大型网游,一般“打金工作室”的电脑显卡大多不差。

2010年末,比特币进入GPU挖矿时代,原有的CPU挖矿软件几近失效,“打金工作

室”又一次占据了先机。

事实上,国内最早报道比特币的媒体,并非外界流传的36Kr,而是老牌IT媒体

《电脑报》。

这家总部位于重庆的报纸,曾是中国最大的IT媒体,读者覆盖全国。

当时,“比特币”这个中文译名仍未出现,第一次现身《电脑报》时,它还叫

Bitcoin。可那时的报道,可没有去说比特币的意义,而是手把手地指导读者:如

何在电脑上安装挖矿及钱包软件。

这只是“打币教程”。

在媒体的培育下,中国比特币矿工的队伍开始日渐壮大。

但矿工们遇到了问题:挖出的币怎么卖,卖给谁。

那一年,中国的比特币玩家,还停留在淘宝、QQ群交易的阶段。

而在海外,Mt.Gox等比特币交易所已悄然出现。

中国需要一家比特币交易所,而抓住这个机遇的,是一个温州人。

2011年,在上海经营桑拿设备的温州商人杨林科,从一个程序员口中,第一次听

说了比特币。

“能赚钱吗?”——杨林科的关注点十分直接。

简单了解比特币的运作机制后,他拿出几万块钱,拉上程序员朋友,创办了中国

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所——“比特币中国”。

温州商人敢闯敢拼的性格,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展现。“比特币中国”一度占据

了中国80%的比特币交易量。

当时比特币中国的交易系统十分简陋。

老卢回忆:“充值需要用网银,向两个个人账户打款。它们的持有者,分别是杨

林科的妻子与丈母娘。”

可是,中国了解比特币的人实在是太少了。2012年上半年,比特币价格长期横

盘,交易量大跌。每月只有几千块手续费收入,杨林科一度想关掉“比特币中

国”。

就在这时,另一个遭遇事业不顺的人,却在无意中帮了杨林科。

他叫刘志鹏,是湖南人。硕士毕业后,他成了一名体制内的地质工程师。但对这

样的生活,他并不满意。

写科幻小说,为他构建了另一个理想世界。笔名“长铗”的他,曾连续三年获得

中国科幻最高奖“银河奖”。

在寻找灵感的过程中,他发现了比特币。2011年,他与朋友一起,创办了中国第

一个比特币垂直媒体——巴比特。

凭借兴趣与信仰,在这里,他们翻译并整理了大量比特币资讯。

而投稿者发布每一篇文章,都可以附上自己的比特币钱包地址。有人因此收获了

不少比特币。

一个名为“QQAgent”的网友,常年活跃于巴比特网站。2011年底,他翻译了中本

聪的白皮书,国人这才开始逐渐知晓比特币的真正意义。

相比网名,这位译者的真名此后更为人所知。

他叫吴忌寒。

站在2018年回望2013,我们会发现,这一年是很多新科技在中国爆发的元年:

智能手机销量暴涨,工信部下发4G牌照,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。余额宝诞生,微

信用户数增长121%,互联网创业兴起……

当时,中关村的创业大街还叫“海淀图书城步行街”,但这里的车库咖啡,已是

北京创业者的天堂。

一起偶然事件,让车库咖啡成了中国比特币版图上的核心坐标。

2013年3月底的一天,美国留学生Jake Smith来到车库咖啡,提出以比特币付款。

车库咖啡合伙人赵东接待了他,并欣然接受了0.131个比特币。

两天后,Jake以“GGGGG”的网名,在比特币早年最大的论坛Bitcointalk上,发

起了一场比特币爱好者聚会,地点就定在车库咖啡。

三十多位比特币爱好者到场,几乎挤满了咖啡馆二楼的小会议室,分享、讨论,

持续不断。

神鱼、赵东、李笑来……许多日后的币圈大佬,都在这次聚会中现身。

网友“南瓜张”制造的一台阿瓦隆矿机,将聚会推向高潮。当BTCGuild矿池显示

它的算力达到70GHash/s时,现场气氛被引爆。

兴致高涨的玩家们,纷纷要求现场拍卖这台矿机。

比特币的西方自由主义气息,与东方的江湖文化在此交汇。全国各地的比特币玩

家,也开始自发组织各种聚会。

日后自称“中国比特币首富”的李笑来,在2013年夏天发起了比特币基金

BitFund.PE,并号召玩家们齐聚上海。

这一天,将成为中国比特币历史的分水岭。

这群草莽的“打币者”,终于齐聚一起,他们这群经常在网上“蛋逼”的网友,

倍感亲切。

“都是一群屌丝。”老卢回忆。“穿的都是森马、美特斯邦威,结账都AA。”

这是一场李笑来的个人布道会。

这位中国比特币历史上最具争议的话题人物,在近200名观众面前,介绍了自己的

项目。

人群沸腾了,他们并不知道,“打出来的币”,居然还有这么可怕想象力和财富

效应。

而比特币,也可以做成一个产业。

一个影响力不亚于今日“三点钟无眠”微信群的社群,在此后不久出现。那是某

国企驻美员工“长人”,建立的一个名为“和平饭店”的QQ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