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赚钱揭秘

【专访】BlaCat创始人陈喜眼中的链游:这是一场草根革命_网上赚钱揭秘

admin 2019-09-07 09:57 网游代练 0 评论

什么页游平台赚钱文章转自公众号:链鱼鱼

虽然当前的区块链游戏因技术尚不成熟、日活低迷、游戏性不强等缺陷,不断受到传统游戏行业的诟病,甚至一直无法摆脱“投机产品”的帽子。但是,相比于传统游戏开发商及平台运营商以赚钱为首要目标、不顾行业整体现状的扭曲价值观,区块链游戏以其“去中心化、社区自治、所有权归还玩家、激励机制”等等优势,让众多玩家都产生了主人翁的归属感,仅凭此就不得不让我们认真审视这个行业。

近日,在NEO游戏大赛的颁奖典礼上,链鱼鱼(ID:lianyu180807)有幸采访到了大赛组织方BlaCat的创始人陈喜,这位在传统游戏领域深耕了十余年的老兵,如今已经义无反顾地投入了链游事业。那么,在这位成功的转型者眼里,链游行业究竟是怎样的情形呢?他又为何选择加入呢?

从传统市场而来

陈喜的团队是从传统游戏行业转型过来的,实际上早在2009年,他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,从最早的端游、页游、手游到最近的链游,一路走来的他见证了游戏行业的各种迭代。

陈喜与区块链的亲密接触始于2011-2012年间,当时的他还只是对比特币较为感兴趣,买了一些比特币来研究代码,彼时,比特币仅有几百元人民币。然而,这并不是一个撞大运发大财的故事,这笔小财富随着硬盘的丢失而一去不回,但是陈喜却从此与区块链结缘。

2013年,陈喜遇到了自己的合伙人——萧肖,作为曾先后在盛大、联众、爱奇艺 PPS 等公司任职的资深游戏运营人,他的经验是相当丰富的,在担任爱奇艺 PPS 游戏事业部总经理期间,他曾经从零开始打造爱奇艺游戏这一国内顶尖游戏平台,并做到了年流水4个亿的规模。萧肖正好与技术出身的陈喜组成了最佳拍档,一个负责运营,一个负责技术研发。

“当时我们做了几款比较受欢迎的网页游戏,累计的流水共计有6个多亿。我们最大规模的时候,公司人数超过了300人。但是,传统游戏领域的竞争环境相当残酷恶劣,而且我们积累的丰富经验集中在页游时代,对于手游,我们并没有抢占到先发优势。也就是说,我们等于是在血海的时代才杀进去,所以运作地不是特别成功”陈喜回忆道,“2017年的时候,我们开始陆陆续续砍掉一些项目,只保留了一些持续盈利的项目。”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,他们开始思考未来的游戏行业应该是怎样的形态。

中心化的游戏有着流量导向、流量转化率、LTV等各种指标,在各种营收指标考核的压力下,游戏的发展其实并不健康。此外,游戏市场绝大部分份额已被腾讯、网易等巨头所占领,马太效应愈加明显,游戏行业进入了寡头化时代。那么对于步履维艰的中小CP来说,又该如何突破巨头“围剿”困局呢?

“所以,我们开始思考怎样改变这种情况,有什么方法能够让整个游戏行业从业者、各种中小CP能够拥有更好的生存环境和发展生态,同时能够做到各方共赢,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最终选择区块链游戏。”

事实上,真正开始考虑将区块链与游戏相结合是2017年下半年的时候,当时,以太猫突然爆红,风光无限,所有人都在热情地讨论或者试玩。这款游戏的走红,给了陈喜无限的启发。

“从那时起,我们就开始仔细深入地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区块链如何跟游戏结合?”陈喜告诉链鱼鱼(ID:lianyu180807),“我们也持续做了一些尝试和积累,比如说我们有《疯狂角斗士》这款实验性质的游戏项目,也做了一些深入的研究,正是方方面面的逐步累积才让我们产生深耕链游领域的想法和目标。”

发力点:BlaCat和ZoroChain

FunJumping成立于18年年初,是一家注册于新加坡的基金会,旨在推动区块链游戏行业的生态发展,其旗下目前有两个品牌和一个项目:BlaCat游戏平台、ZoroChain高速应用链,以及协助NEO和NEL举办的NEO游戏开发大赛。

根据介绍,BlaCat是基于NEO技术打造的链游平台DApp及开发工具套件(SDK),让用户能像参与传统游戏一样参与链游而不必进行复杂的钱包、交易所等一系列操作,同时让传统游戏开发者能无缝对接区块链。

“具体来讲,BlaCat是一个链游平台,它跟传统游戏平台有哪些区别呢?首先,它是一个符合区块链去中心化特征的游戏平台,集中了嵌入式游戏钱包,去中心化资质社群、虚拟资产交易等。平台上的一切交由社区用户来决定,游戏推广和宣传主要依赖用户口碑,如此一来,开发商的更多精力将回归到制作更好的游戏内容这个本质上来,”陈喜表示,“BlaCat将加速去中心化游戏时代的到来,通过构建去中心化的链游平台,助力游戏行业从游戏运行、游戏运营环境等多维度达到去中心化的目的。”

目前BlaCat已经完成了:嵌入式钱包SDK开发(已在NEO游戏大赛中广泛运用)、与39款NEO游戏大赛获奖作品签订平台入驻合约、虚拟资产交易和去中心化自治社区的功能部署。BlaCat将在今年9月推出测试版,随后待NEO游戏大赛的游戏以及之前准备的游戏成熟后,会进行正式推广。今年预计会诞生五到六款重点游戏。

BlaCat分为基础设施部分和应用部分,基础设施部分主要围绕ZoroChain展开,应用部分主要围绕BlaCat平台展开。ZoroChain是一条基于NEO的高性能侧链,主要为解决拥堵问题。陈喜表示,2018年年底将测试ZoroChain高速侧链,预计达到毫秒级(200-300毫秒)的响应速度,代码也将实时开源。高速链是链游的制高点,对于吸引游戏开发者,提供高质量游戏有着重要价值,是竞争的重要环节。

至于为何选择基于NEO,陈喜表示,NEO作为当前全球知名公链之一,其TPS远超以太坊,而且NEO的代码上线开源一年多以来,已经有数百个应用在链上运行,其稳定性和安全性经过了长时间的考验。他指出,NEO的TPS足以支撑整个平台的运作,而且NEO拥有强大的全球社区资源。目前,BlaCat的技术主要是NEO的核心开发者李剑英和陈喜本人带领着的区块链游戏技术团队,以及由在硅谷各大公司(甲骨文、Facebook、Google等)的资深技术专家组成的团队负责,这将使BlaCat快速获得全球开发者以及用户的支持。

链游是一场草根革命

当前,在国内,无论是网易、九城等传统网络游戏巨头,还是小米、360等新入局者,都已经将手伸向了区块链游戏这块大蛋糕。那么,这是否意味着中小CP又要在这场链游之战中被蚕食鲸吞?

对此,陈喜不以为然:“链游一定是一次‘草根革命’,就像是页游时代、手游时代、包括之前的社交游戏及端游时代一样,每一次的变革都是由小团队带来的。”至于为什么,陈喜给出了两个主要原因:

1,大厂拥有成熟的运营模式,对于巨额的既得利益不舍得放开。陈喜认为,链游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大厂的颠覆,它把大厂已经占据的那部分利益给切了出来,并交还给了用户和开发者。所以,大厂很难有强烈的动力去革自己的命。

2,固定思维成型,内部创新较难。由于传统的运营模式仍能够为他们带来充分的利益,所以大厂容易形成固定思维而难于创新。陈喜指出,大厂一般的模式都是先观望,看到成品后再跟进,或者就仿照这种模式,又或者直接收购该团队。

“所以未来有可能冲出来的一定是那种中小创业者和开发者,同时他们需要拥有具备一定产业经验积累的研发团队,要有对游戏一直锲而不舍的思考,还要有对区块链思想的深入理解。具备了以上这些条件的团队,才能成为未来潜在的胜出候选者。他们现在可能吃不饱,也饿不死,且发展空间比较受限,而链游恰好就是他们的新蓝海。”

同样,面对大厂纷纷开始进入链游的情况,FunJumping是否能够从容应对呢?陈喜告诉我们,“目前来看,ZoroChain的各项指标和标准应该在全球范围内都是属于比较领先的,如果真正将这些指标落实,那它称得上是全球领先的一条技术链。其次,我们可以自豪地说,我们的观点在行业内也是比较领先的。基于这两点,如果我们能够跟那些具备胜出条件的候选者联合起来,那么,把链游产业真正落地实现将不再是梦。”

最后,陈喜补充表示,自己作为游戏行业多年的从业者,结识了不少在大厂工作的朋友,或者一些非常成功的传统游戏开发者。在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,会发现那些已经在传统游戏领域挣得盆满钵满的人,对于区块链的接受程度并不高。“他们会觉得我中心化游戏做的好好的,为什么要去做链游?我认为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上面的说法:链游中的黑马一定是从中小团队中冲出来的,因此,就目前而言,大家都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。”

结语

链鱼鱼(ID:lianyu180807)认为,区块链游戏作为一个新事物一直在面临种种挑战,虽然目前处于痛苦的“瓶颈期”,但其未来极其可观。我们希望有BlaCat这样的游戏平台能够保持初心,继续砥砺前行,在链游领域率先作出表率。